精彩都市小说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愛下-第三百一十章:沒有一個活物推薦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小說推薦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弃妇学医归来后轰动了世界
费了半天劲,张玉山一行人总算能进屋休息了,一个个迫不及待想进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顾清欢带着武尧在暗处看戏,不经意间看见,村妇在关门时,突然微微扬起了嘴角,露出一瞥邪气的笑意。顾清欢皱起眉头,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村妇……”
“有问题?”武尧察觉到顾清欢语气不对,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水,朝村妇的屋子看去,可惜,门已经关了, 周围环境昏暗,这会,他们已经渐渐看不清屋子那是什么情况。
原著无法轻易被扭曲
“刚才,她笑了笑。”那笑意,不怀好意。顾清欢虽然没有看到村妇身上的煞气,可这不能证明,村妇没有问题。
在来之前,顾清欢可仔细查探过,整个村子,无一活物。
“你记得我说过什么吗?这村子里……没有一个活物。”
夏目新的结婚(境外版)
武尧心里一沉:“这么说的话,这个村妇岂不是……张玉山他们有危险!”
如果村妇不是活人,那只能说明,村妇是故意引张玉山他们进去的。之前,村子里敲了那么多扇门,没有一个人开门,唯独这里,出来一个白嫩秀气的村妇,的确有些可疑。
顾清欢点点头,却不着急,优哉游哉靠在一边吃起了饭团。这是她出来之前准备好的,无聊的时候解解馋,填饱肚子,没有问题。
“清欢小姐,我们……”
“不着急!张玉山既然能成为冲虚门的掌门人,肯定有自己的手段。再不济,也不至于被一个中级魔物要了性命。如果他今天真的死在了这屋子里,只能说,他自己太废了。活该!”
修行路上凶险万分,哪儿有这么多同情心拿出来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张玉山敢带着弟子闯进来,早该有赴死的思想准备。
再说了,就凭他之前无耻堵着她要抢菩提经这事来看,张玉山也不是什么好鸟,死了就死了吧!
“我们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等到了晚上,这里可不会太平。”
武尧相信顾清欢,想起张玉山之前做的那些事,心一横,学着顾清欢闭目养神,在脑海里演练着自己的招数,随时准备动手。
正如村妇所说,当夜幕降临时,暴雨真的来了。电闪雷鸣,落在昏暗的湖泊上,给寂静的湖泊增添了几分阴沉的气息。顾清欢和武尧藏在屋檐下,面对降临的暴雨,没有丝毫动摇。二人闭气凝神,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静观其变。
至于村妇的屋子里,张玉山正带着亲信弟子站在窗户前,静静观察着湖面上的动静。他再三问起,吃人的妖怪是不是真的是从湖里爬出来的。
村妇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我当然能确定,因为,每次它敲了门没有得手,第二天大早,门前就会有一大滩水渍,有的时候,还会有两条小死鱼留下。这不是湖里爬出来的妖怪,还能是哪儿冒出来的。道长,你要是不信,可以趁着这个天气,去湖底下找找,说不定会碰上好多。”
张玉山一听,心里一惊,想想那场面,就已经有些头皮发麻了。
他轻咳了两声,掩盖自己的尴尬:“去湖底就没必要了,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想确定一下。外面的雨下的这么大,我想,用不了多久,那妖怪就会来了。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今天晚上,一举就把这妖怪抓住,听见了吗?”
总裁的秘制悍妻:萌宝来助攻
几个弟子勉强打起精神答应,其实,一个个心里疲惫得很。以前,他们总是在山门里过着规律的生活,早就习惯了早睡早起的日子,现在让他们彻夜不睡盯着外面,没人扛得住。有的人已经坚持不住,眼皮子打架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落入远处湖泊的边际,消失不见,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惊醒了屋里所有打瞌睡的人。他们没人看见,闪电划过的那瞬间,村妇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村妇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按照以往的习惯,点了香就要睡觉。
“这个是什么?”
“这是我习惯用的香,没有这个味,我睡不着。”
那小徒弟好奇,凑上前闻了闻,一阵奇怪的味道涌入鼻腔,小徒弟顿时皱起了眉头,退避不及。
村妇笑了笑:“第一次闻着都会这样,你再试试,感觉就不一样了。这个香,多闻两次就会特别舒服。不要凑这么近,你再试试!”
村妇循循善诱,小徒弟很听话按照她说的去做,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全身的疲惫都不见了,脸村妇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动听。他找了个舒服的角落,靠着闭上了眼睛,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
慢慢的,其他人也有了相同的感受。独特的香味让所有人都放松下来,仿佛有人在温柔的帮他们捏肩捶背,这种感觉,太舒服了。
有人甚至因为舒服,发出了耐人寻味的声音。
张玉山被这声音惊扰了,回头一看,自己的弟子们一个个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一脸陶醉。
见状,张玉山勃然大怒:“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平时我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都给我起来,听见没有?”
张玉山用浮尘抽打着他们,可这些弟子就像没有感觉一样,根本不理会张玉山,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村妇看到这个情况,满意极了。
“道长,气大伤身,何必呢?他们都是年轻人,难免有倦怠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难道,你就不累吗?”
清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玉山浑身一僵,一种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猛地回头,看着身后的村妇,昏暗的烛光衬得她更美了,张玉山竟然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成为掌门后的这些年,还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是否疲倦?身居高位,如何不会累?他是掌门,每天想着如何让宗门变得更强,只可惜,心有余力不足,就是这样,他才越觉得累。现在被人识破,就像是,心里那层窗户纸,突然被捅破了。
片刻时间,张玉山清醒过来:“我能有什么累的?这个字,我是没资格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