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討論-第六百六十三章 老哥,嫂夫人越來的漂亮了啊鑒賞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卢有平闻言,黑着脸,亲自去把自己心爱的琵琶给抱过来。
不要现在嚣张,待会就看你怎么下台!
浸**乐多年,他深知,这门技艺跟寻常才艺不同,没有长年累月的辛苦磨炼, 想达到一定的水平,难如登天。
更何况,这厮信口开河,说什么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我呸!
我从小天资惊人,又醉心琵琶,遍访名师, 苦心专研, 十数年, 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功夫。
你上来嘴一咧,就轻飘飘的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他虽然知道王子安天资惊人,诗词文章,书法绘画,甚至包括一些不入流的奇巧淫技,都颇有造诣,但正因如此,他才更加不相信,王子安能在这一门需要耗费大量精力时间的东西上能有多高的造诣,更不要提什么天人合一了。
时间呢?
精力呢?
这不合理!
亲自把琵琶放好, 对着王子安做了个请的姿势。
旁边的侍女和小厮非常有眼力劲儿地捧来了香炉,端来了脸盆, 等着王子安焚香净手。王子安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不用那么麻烦了——”
说着, 挽了挽袖子, 走到几案前, 一撩长袍,径直坐了下来。
所有人:……
这门随意的吗?
忽然觉得,这狗东西不是在准备弹琵琶,而是在准备洗菜……
就连孔灵儿都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只有武则天一脸傲娇地扫视着众人。
“我师父是何许人?对普通人来讲,需要焚香净手,静气凝神,以调整状态,但对我师父来讲,又何须如此……”
正准备弹奏的王子安闻言,都不由微微汗颜了一下。
徒弟啊,咱是不是稍微低调一点啊。
心中想着,然后回头给了自家小徒弟一个灿烂的笑容。
“则天啊,为师是怎么教你的,出门在外,要低调,低调……”
武则天非常乖巧的点了点头,脆生生地道。
“知道了师父,要低调——”
卢有平看到王子安如此的轻慢,早已经额头青筋直跳,听到武则天和王子安的对话,更是气得眼前发黑, 险些当场吐血。
我,卢有平,普通人?
不过,武则天这样一说,孔颖达和于志宁等人却下意识地微微颔首。
若是别人这样做,他们自然是不屑一顾。
但王子安这么做,他们就觉得有点理所当然了。
在座的,谁不知道,王子安淡泊名利,超然物外,乃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心态早已经远超了世俗,到了万事万物不萦于怀的地步。
真说起来,人家早已经返璞归真,还真不需要这些讲求外在的形式了。
卢有平:……
就在他心态爆炸的瞬间,目光却不由一凝。
因为他发现,一接触到琵琶,原本还懒散随意的王子安,忽然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子超然高邈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甚至感染了整個亭子里的所有人。
周围逐渐安静下来,直到一声圆润清幽,浑然天成,宛若天籁的琵琶声响起,如同春日的和风拂面,所有人的思绪不由微微一颤,跟着琵琶声荡开,忽然置身在了鸟语花香,春意盎然,万物生发,纤尘不染的世外桃源。
溪水潺潺,而凡尘尽去。
傾世謀妃
亭榭外面的人群也逐渐安静下来,浮躁纷杂的心思也暂时消散,一时间,空气中只有回荡弥漫的花香,以及远处曲江池中粼粼的水光,耳畔拂过的和煦的春风。
……
一曲终了。
王子安手抚琵琶,沉吟良久,才施施然地站起身来。
他自己都被自己的音乐水平给震撼了。
在弹奏琵琶的那一刻,他浑然忘我,真的达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
真好听啊——
所以,他看向卢有平的目光就格外的友善了。
真是个大好人啊。
又给我送了一门消遣娱乐的手段!
而且,这玩意儿,好像还逼格很高——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群,才恍然醒过神来,周围响起轰然的喝彩声。
尤其武则天,就跟自己露了脸一样,小巴掌都拍红了,至于孔灵儿则粉面涨红,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中秋波流转,眼中的柔情和爱慕,都快要从中流出来了。
这就是我孔灵儿想要的如意郎君!
无所不会,无所不能。
对别人来讲,终生难以企及的境界,对于他来讲,似乎随手可得,轻松的就像吃饭喝水一般。
良久,孔颖达,李纲和于志宁等人才回过神来,激动起站起身来,走到王子安身边。
“真是神乎其技,近乎道也——”
李纲忍不住再次击节赞叹。
“老夫痴长八十余岁,今日才觉得耳目一新,知道世间竟然有如此美妙的声音——”
孔颖达也忍不住激赞道。
“这一首《阳春白雪》原本是常见的曲子,但在你的手中,焕然一新,老夫听完,只觉得尘俗两忘,生机勃发,浑身都充满了力气,只觉得如同回到了年轻时候一般……”
“果然,就知道会这样——”
于志宁不由摇头赞叹。
“老夫在你之前,真不相信世间竟然会有你这样的奇人……”
一向沉默,不喜欢多言的张若素都忍不住开口道。
“诗词文章,书法,绘画,乐器之道,这些技艺,寻常人就算是单攻一门,穷其一生,恐怕都难以达到伱这种境界,真是无法想象,你年纪轻轻,倒是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王子安有些腼腆地笑了笑,非常诚恳地解释道。
“啊,这个——咳,让各位见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达到的,其实吧,说实话,我之前都没怎么练过……”
一屋檐下,阿斯伯格的她
所有人:……
这狗东西,还是打死吧!
其他人都以为是这狗东西在骄傲,但跟王子安最熟悉的孔颖达却知道,人家说的是大实话,这臭小子在家里真的从来没练过这东西。
不要说练,家里连个装点门面的乐器都没有。
一想起这个,他就觉得有些扎心。
其实何止乐器,这臭小子,好像平时连书法绘画都不练……
此时,无人关注暗中拱火的崔子灏,也无人关注刚才还俨然琵琶圣手的卢有平。崔子灏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子安,原本以为卢有平能在琵琶上落一下王子安的面子,没想到,反倒成全了这狗贼的名声。
事到如此,他也不得不强颜欢笑,挤过去,冲着王子安低头行礼。
“长安侯,真是惊才绝艳,让小弟等人望尘莫及啊——”
王子安又新蹭到一门让自己前世艳羡了一辈子的技能,此时心情正好,也不计较这狗东西刚才的小心思,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过誉了,不过是些雕虫小技,修身养性的小玩意儿罢了,于国于家于天下百姓来讲,都没有什么助益,若是平日里拿来消遣消遣还算不错,但真要是当个正经事儿来干,恐怕就有点得糊涂了……”
此时,被人群挤在后面的卢有平原本还只是震撼,钦佩,听到这里,顿时脸色涨红,羞愧地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良久,才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开,连自己视若禁脔,平日里连别人触碰一下,都不舍得的琵琶都好像给忘记了。
望着他有些落寞远去的背影,王子安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精通心理学,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位卢有平爱琵琶成痴,心理早已经出了问题而不自知。
虽然,刚才有些想要落自己面子的意思,但却也真真实实地帮自己蹭到了一门新的技能。看在这份因果的份上,他刚才暗中出手,施展超级催眠术,暗中干预了一下。
从此因果两清。
至于以后,他若是再头脑发昏,想要触自己霉头,就没只能自求多福了。
没人注意,黯然神伤,悄然离去的卢有平,也没有人注意往日一呼百应的崔子灏和郑观等人,王子安的出现,又一次把所有人的风头给抢的干干净净。
对于这个,从他一出现,大家心里就有了觉悟。
但你个狗东西,把女人的目光也全都吸引过去,就过分了啊!
“这群浅薄无知的女人!”
郑观看着一群女人,围着王子安,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忍不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了一句。
不过,好在那狗东西,今日完全没有作诗的想法,这倒是让所有人不由偷偷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不少人,甚至还冲王子安投去感激的一瞥。
真是个大好人啊。
不然自己等人,两个月来就开始搜肠刮肚,苦心经营的诗句,岂不是也泡了汤,彻底地沦为了他的陪衬?
然而,他们这个想法,没能持续多久,就被一位不速之客给打破了。
李渊带着张婕妤到了。
“子安,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在这里——”
李渊一进院子,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的王子安,忍不住哈哈大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子安不由豁然转过身来。
排开众人,笑着迎了上去。
“老哥好,别来无恙——嫂夫人,多日不见,瞧着您这越发的漂亮了啊——”
李纲、于志宁,张若素和孔颖达祖孙二人,也赶紧快步跟了上去。
几个人对此早已经习惯,自动的忽视了王子安对李渊和张婕妤的称呼和寒暄。
但周围的人没法忽视啊。
尤其是崔子灏和郑观这些曾经有幸见过李渊面的世家子弟,一个个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