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你好,淚! 線上看-六十六、再遇緣來閲讀

你好,淚!
小說推薦你好,淚!你好,泪!
露露的关怀备至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形成的习惯,简宁曾经窒息于这种包围之中,善于体味和理解生活的人总是能通过自我修正将看待事情的角度扭转,从而达到包容与理解,让别人安心,让自己舒服,让生活美妙起来。
与露露一起的生活就是再有不和谐、步调不一致的地方,既使是追泪的过程中,简宁依然对这个让自己依赖的家留恋痴迷。
爱的层次是人类感情世界里最虚无缥缈的不被认知的情感,顶层的爱叫渴望不得,中层的爱叫知行合一,底层的爱叫切肤之痛。
你看到了你最想要得到的爱情,却失之交臂,因此这一生你的大脑都会将这一段感情记录在最深处,在你空虚寂寞时悄悄刺激你敏感的神经。
而之后,你得到了适合的爱情,并且有了爱情的结果,身心得到完全满足,也许你会暂时忘记那段刻骨铭心,可是生活与爱情都会麻木疲惫,而此时那段让你得不到的爱又会再一次敲打你的心门,让你啧啧悔恨失去之痛心。
不能在前进和升华的爱情,最终会成为你失去不了、享受不了的烫手山芋,攥在手心,烫的红红的,但是还得坚持攥着,因为谁也不想那么轻易就否定自己的选择或者放弃固有的生活。
山芋总有一天会温下来、凉下来,虽然你的手上长出了茧子,已经不知温凉,不过那时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山芋还能吃,就会圆满走完这一生爱的旅程。也许,你闭目那天,脑海里也会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片段依然保留着那段一生不得的爱,其实得不到的未必不是最甜蜜的!得之,缘深;失之,缘浅。爱的世界里,缘是天,分是地,有缘有分,三生注定,有缘无分,坦然处之!
载着露露为自己准备的一后备箱吃喝用的东西,带着爱人的叮嘱、牵挂、思念,简宁一路向西,继续向着有泪的方向奔驰而去。
天气并没有转凉,风还是在离开城市边际时由简宁打开的车窗飘洒而入,心情不再是上次逃离的快感,但是也轻松不到哪里去,知道秋的去向,却不能再联系到秋,更不能解答那个徘徊在所有人心中的问题,也不能让珊在闭眼之前看到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了一生的人,简宁不知道自己再次返回珊的身边有什么样的意义,难道就要让这个老人在错觉、欺骗中走完一生吗?
简宁问着自己,迷茫在心中一层一层翻滚着,同时也在自问自答着,珊一生追求的爱和等待如果不是这个红色日记本,谁又会明白,这一生的悲苦,这一生的缱绻,这一生的痴望,难道不能说就是一场自我情感世界的解脱和救赎。
珊的信仰只有秋,一切的坚持都是在自己心中的那个秋的鼓励下度过的,简宁,定了定混乱的思绪,返回凤凰村假扮秋,让珊老人在自己用一生编织的梦幻中永远睡去吧,睡着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更快乐!
简宁不知道自己要在凤凰村待多久,想起珊在自己离开时虚弱的状态,应该是为时不多了。露露的吻还在脸颊上,虽然没有太多的话,可是简宁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人,牵着自己的线在露露手中。
露露说周末简宁不能回来就去凤凰村看他,简宁不想让露露进山,进山必经的缘来吧还有一个特殊的小碗在那里,女人的直觉总是没有理由的准确,虽然自己和小碗之间的朦胧感情被自己紧急刹车,但是小碗给简宁带来的如月光般清新的感觉,尤其是与小碗心中共有的星泪,还是让简宁在露露面前心有愧疚。
泪给简宁带来的是真实的虚幻情感,小碗带给简宁的却是不可能的真实情感,因为这份感情的真实性,简宁不知道该不该再去缘来吧驻足,可是去凤凰村的路又怎能避开缘来吧?
简宁在山顶只剩半个太阳的黄昏,怀着忐忑与不安又一次来到随缘而来的地方。轻推木门,吱呀声显得院子更加寂寥,没有媛姐应声而出,也没有吧台里瘦弱的身影,如果不是已经来过两次,这里作为一个驿站就值得怀疑了。
“有人吗?”简宁抬头看了看楼上和大厅,并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他。
“有人吗?”简宁放大了声音继续冲着看似空荡的房子问着未知的人。
“有!”一个纤细如水般的声音传入耳畔,但是却不见人。随着身后的木门又一次吱呀起来,简宁明白了,声音不在屋内,在院外。
简宁扭头的时候,一张笑盈盈的脸映入眼帘,是俞姐,姣好的面容、精致的妆容,月牙的眼睛带着笑容,朱红亲启的双唇春意盎然,经岁月不见风霜,说的就是俞姐吧!跟俞姐说话,简宁自然被带动着微笑了起来。
“小简来了!”
“俞姐你好!”
“我也刚到,不过我给媛媛打电话了,她带着小碗进城采购去了,今晚应该是不回来了,估计明天能回来,她让来的客人自己找房间住,然后到大壮那儿去报饭!”
原来媛姐和小碗今天都不在,进门之前的不适的情绪,顿时放松了下来,但是一点点的遗憾还是莫名穿过心房。小碗还好吗?还对自己有特殊的感情吗?简宁默默想着。
“小简,我还住二楼,你呢?”
“我,要是仓库没有被小碗收拾了,我还是住一楼仓库吧!”简宁想到那个温馨的小窝,突然亲切了起来。
“好吧,我先上楼,我给你一起跟大壮报饭了啊!”
“好的,谢谢俞姐!”
“晚饭时再聊!”目送俞姐上了二楼,简宁看着一楼库房的小门,想着泛黄的台灯和清雅的野花,带着期待的心情推开了这扇门。
果然没有让简宁失望,粉色的墙围没有撤掉,粉色床单的单人床,床头泛黄的台灯,门口角几上一束新插的小米野花,简宁喜欢这样的小清新,虽然像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本来吗,小碗也就才20岁,亲手收拾的房间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风格。可是,那天是因为没房间才会收拾出来,今天呢?小碗说自己要在这里等简宁,难道是小碗一直给自己保留的吗?简宁不敢往下想,就当是专门为单身而来的人准备的吧!
晚饭前,简宁用吧台的固话给露露挂了电话,报了平安,并亲吻了电话那边的爱人。看着隔着电话接吻的简宁,俞姐坐在餐桌边笑了起来,简宁挠着头不好意思了。
大壮今天不仅是厨师,也是服务员,做好了四个素菜和蛋汤,还亲自端到了餐桌上,最后又端上了米饭。“没有肉了,媛姐采购也没回来,只能吃素的了!”大壮向俞姐解释着。
“素菜好啊!晚上最适合!唉,大壮,薛姐今天也不在吗?”俞姐夸着大壮的菜问着缘来吧的人,确实端饭这活平时都是薛大姐在做,今天却一直没有看见她。
“薛姐今天不舒服,让她歇歇吧,一会儿你们吃完,就放着吧,我来收拾!”大壮一边说着,一边向后厨走。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今天只有我和俞姐两个人?”简宁也问了起来。与其说缘来吧是客栈,真不如说是许多熟人远方的家!
“还有一对情侣,不过说晚上不吃饭了,应该是不下楼来了,你们慢慢吃吧!”
“要不你也一起吃吧,大壮!”俞姐招呼起了这个一般不到大厅的胖厨师。
大壮摇摇头,“我去后面吧,火上还有东西!”说着大壮摆着手返回了后厨。
“那咱们吃吧!”大壮走后,俞姐又招呼简宁一起吃饭。俞姐盛了满满一碗米饭递给简宁,自己则只盛了半碗汤。
“俞姐,你不要米饭?”
“年纪大了,也吃不下那么多,喝点汤,吃点菜就可以了!”简宁想着跟露露一起又吃又喝,无所顾忌,虽然露露很瘦,身材很好,可是跟俞姐这个年纪依然匀称、凹凸相比,还是欠缺几分从容优雅,也许这就是善待时光,岁月无伤吧!
俞姐和简宁的谈话从吃开始。“小简,今天都是素菜,吃的不习惯吧?”
“没有,俞姐,平时女朋友做的晚饭也都是素菜多!”
“女朋友对你很好吧!能看出来是个顾家的好女孩!”
听到俞姐这样说,简宁心里是很开心的,露露确实是理家能手,自己现在的日子能这样安逸也多亏了这个女人,“是啊,她很好,平时都是她在照顾我!”
“你们年轻真好,有时间可以一起轰轰烈烈相爱一场,可以去一起努力奋斗创造属于你们的幸福。”俞姐感叹着,一向平静的眼神也散发出羡慕的光芒。
简宁想到小碗跟自己嚼舌根说的闲话,不知道该怎样接俞姐的话,只是赞叹地说,“俞姐也很年轻,我们到了这岁数,真不一定还能精致地生活着!”
“你觉得我精致?”
“是啊,虽然跟俞姐第二次见面,可是你给人的感觉总是很亲切,还有你的外表,谈吐,真的很有亲和力!”
“呵呵呵”听到别人这样夸自己,俞姐高兴地笑了起来,“你老王大哥也这样说我。”
“是吧,老王大哥有福气有俞姐这样的伴侣!”简宁没敢说妻子、爱人,生怕说的不合适让俞姐尴尬。
“老王吧,对我挺好的!我们年轻时就相识了,有快30年了吧!”
听着俞姐说着她和老王之间的事情,简宁只能看着俞姐认真地听,却不敢随便插言。
“那时候我们才20出头,我是红星纺织厂的纺织女工,老王是维修组的电工。”俞姐放下手中的汤匙,满脸幸福地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不是跟你吹,小简,那时我在纺织厂也是一枝花,好多人都追求我。可是我谁都不喜欢,就喜欢小电工老王,那时我们叫他小王!小王虽然只是厂里的一名小电工,可是那时他是真帅气,每天穿一件白衬衣背着一个电工包,衣服和包都是干干净净的,领口袖口没有一点污渍,走近一闻还散发着香皂的味道。”说到老王的年轻俞姐眼里露出一丝笑意,饱含深情。
简宁想,要不是那么帅的小伙,这么美丽的俞姐也不会对他一往情深到现在。“现在老王大哥看着也很精神啊!”简宁附和着。
“现在老了,我们都老了,才能,”俞姐话没出口,就停住了。
“虽然那时的小王很帅气,可是我们两个人处对象,被人还是说成癞蛤蟆吃天鹅肉!”俞姐笑着歪起了头,
简宁也嘴角含着笑意看着沉浸在故去幸福中的俞姐。
欢迎来到地球
“厂长儿子追我,我都不看他一眼,我眼里全是小王!就想着有一天能嫁给他!”
“后来呢?”
“后来,事情比较复杂了,总之,小王离开了厂子,到了南方,开始做生意,一直到现在,成了你看见的老王!”这说的不清不楚,简宁也不敢多问,只是看着俞姐回忆着、笑着。
说这些事情,俞姐应该是幸福的吧,简宁心里暗暗想到。一顿饭就在这样的谈话中结束,虽然简宁心头的疑问越来越多,可是不说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的吧,简宁不仅不去多问,甚至多想也不愿意,就让看到的、听到的都停留在希望的美好中吧!
厨房里的中药味很浓,俞姐和简宁自己将碗碟收拾到了厨房,才发现大壮刚才火上的东西是中药。
“谁病了?”简宁悄声问到。
“是不是薛大姐,刚才大壮不是说她不舒服吗!”
“那我们去看看?”简宁征求着俞姐的意见。俞姐点了点头,本来吗,缘来吧就是一家人,虽然薛大姐跟大家说话很少,可是她是被大家熟悉的,而且大家都受过薛大姐的照顾。
俞姐和简宁向后院薛大姐的房间走去,后院中一个偏房就是薛大姐住的地方,窗棂透着黄光,薛大姐应该是还没睡,于是二人来到门前,就在简宁准备敲门时,俞姐一把拦住了他。
“嗯?”简宁正要问,却被俞姐悄声的动作制止住了,俞姐指了指窗户,简宁透过半拉着的窗帘看到了这样一幕,薛大姐半躺在床上,大壮在一边端着碗,正在喂薛大姐药。
看到这一幕的二人,同时感到不能敲门进去了,这样,恐怕下一秒就是四个人的尴尬了。从后院出来,俞姐和简宁看着彼此不知该说什么,还是俞姐老练,“估计今天就大壮在,也只能由大壮照顾了!”“肯定是吧!”虽然两个人心中都在猜疑着,可是还是给这个场景安排了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