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悲情婆姨 起點-第一六二章分享

悲情婆姨
小說推薦悲情婆姨悲情婆姨
豆花突然想到了谷茬,现在革命胜利了,他不知道躲在哪里呢?是战死了,还是逃跑了?
想找到谷茬的心里一日胜过一日,搅得她寢食难安。她托老宋帮她打听过,都是杳无音信。她也明白,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谷茬的下落,无异于黄河里捞针一般困难。
但豆花并不死心,就算谷茬战死沙场,也多少有点音信吧。
她决定亲自去大峪口走一趟,兴许从大峪口能找到他一星半点的消息。
豆花搭了一条顺流而下的货船,船老大熟练地撑着舵。
到了当年击沉小鬼子小火轮的那段河道,豆花关注船老大小心绕开。船老大黄河上行船多年,当然知道下面沉了小鬼子的一条火轮,他只是有些奇怪,就询问豆花,她怎么会知道这段河道下面有沉船呢?
豆花笑而不答,只关注小心就是。
到了大峪口,豆花有点故地重游的感觉,街面基本没有变化,大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河防团的旧址,变成了一所学校,有娃们读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豆花驻足良久,然后来到兴隆客栈。客栈依然开着,门还是那两扇大门,松木门板,角铁镶边,只是店名又改回了豆花客栈。
豆花心里想着,这肯定是喜子干的,她了解喜子,自己在喜子的心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这也侧面印证了一个问题,喜子现在还在大峪口,并且充当着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否则,这店名也不是想改就改掉的。
豆花进了客栈,有一个老者,眼镜戴到了鼻尖上,翻起眼睛,问:“你找谁?”
豆花在客栈院子里转了一圈,说:“喜子呢?”
那位老者有些疑惑,反问:“喜子?喜子是谁?谁是喜子?”
想了一想,“哦”了一声,说:“你是问张定国同志,张经理的吧?原来这里的老板?”
豆花这才知道,这喜子隐藏的也够深的,他的真名原来是叫张定国呢。心里不由地有了一丝感慨,就对着那位老者说:“您是这里的经理吧?喜子,不,张定国他现在在哪里呢?”
一代女皇
老者说:“随部队南下了。你找他有事?”
豆花就告诉他,她叫豆花。
大唐图书馆
那老者指着客栈的牌匾,惊奇地说:“是你?”
豆花笑而不语,老者过来握紧了豆花的手,满脸敬佩,说:“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佩服!佩服!”
并自我介绍,他是这家国营客栈的经理。
豆花听说客栈国营了,心里有些许的安慰,本来,它就是为革命服务的。
可她不是来听拍马屁的,就打听河防团最后的下落。
老者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河防团最后好像是起义了,至于有没有谷茬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他更不得而知了。
豆花此行虽然无功而返,但心里多少有点平静,河防团最后起义了,她真希望谷茬就在这支起义的队伍里面。
豆花重新返回了工作岗位,忙碌起来,暂时忘掉了这件事。
撿到一個末世世界 幻想下的星空
转眼之间,已到了寅虎年的春节。豆花想着无论如何,也得回谷子地和公公婆婆过个大年,得回去给娘、给老谷子公公去上个坟,让他们也有个念想。
除夕那天,直忙到下午,豆花才能腾出点空闲来,她领了喜欢,母子俩骑了一匹枣红马,踏上了回谷子地的路途。
这匹马强壮、美丽,匀称、高大,毛色闪闪发光,长鬃垂地,身似炭火,流泻着力与威严,燃烧着火焰般的光彩。
马似流星人似箭,母子俩骑在高大的枣红马上,只觉得身轻如叶,飘飘欲仙。所谓归心似箭,骏马踏雪无痕,没用了多久,母子俩就回到了谷子地,回到了公公婆婆的家里。
小小的谷子地,已经沉浸在了节日的欢乐祥和之中,红彤彤的对联贴满了门框,纸糊的灯笼在寒风中摇曳。有那零零星星的炮声已经响起,娃娃们都洗过头脸,在村道上追逐嬉戏。有人挑了清水,洒在村道上,洒在自家院子里,然后再打扫一遍。清水洒街,黄土垫道。乡亲们不是要迎接贵客的到来,他们是在涤荡自己的灵魂,表达着每个人内心的喜悦,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尽管大家仍不富裕,但心里有盼头,身上有力量,往前奔总是有期望的。
到了井台那里,豆花勒着缰绳,信马由缰,自己观赏着这温馨而又忙碌的小山村。虽然村容村貌没有太大的改观,但充斥在空气中的那股子火热的劲头能够感应出来,这是一股动力,更是一种希望。
来到公婆住的院子外面,喜欢一骨碌跳下马来,归巢的小鸟一样,喊着“爷爷奶奶”,飞奔了进去。
早有老九和婆姨迎了出来,急不可耐地把孙子拥进了怀中。却探出脑袋来,四只眼睛往外面张望。
豆花牵着缰绳,跟在儿子的身后,也进了院子里,见到公婆,叫一声“爹”,叫一声“娘”,把马拴在一棵枣树上。
院子里,一个人背对着豆花,撅起屁股,正在那里摆旺火。听到院子里有人进来了,扔掉手里的木炭,转身过来,惊喜地叫一声“嫂嫂”,又叫一声“小喜欢”,搓着双手,忙不叠地迎上来,就要去搂抱喜欢。
是二棒!二棒回来了!
二棒伸出去的手落空了,喜欢并不认识这个人,怯生生地钻进了豆花怀里。
豆花把喜欢往二棒怀里推,说:“喜欢别怕,那是你二爹(叔)。”
喜欢被娘推到叔的怀里,委屈的想哭,他不满意地小声说:“娘,二爹是我爹吗?我有几个爹呢?”
听到喜欢的这句话,现场的气氛突然尴尬起来,喜欢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他爹长啥样,对这个二爹,也没有一顶点的印象。
刚才还欢乐的气氛,让不懂事的喜欢这么一说,变得有点压抑。
偷星大作战
邪王盛寵俏農妃
二棒掏出几块糖块,剥一颗塞小喜欢嘴里,说:“你爹工作忙,等他不忙了,会回来看我娃的。”
二棒和喜欢说着话,眼角却瞟了瞟豆花,抱起喜欢,对豆花说:“嫂嫂,快进窑里。”
语气听着有些客气,甚至有点歉意。好像豆花不是回到了家里,而是来做客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