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快穿到病嬌男主懷裡撒個嬌》-第七百八十六章:暴君嬌養亡國公主(2)

快穿到病嬌男主懷裡撒個嬌
小說推薦快穿到病嬌男主懷裡撒個嬌快穿到病娇男主怀里撒个娇
“急什么?”
男子横了德妃一眼,不急不缓地道:
“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长公主?”
德妃震怒。
她哪里受过这番屈待。
但此时外面喊杀声震天,她还需要男子带她离开,只能强压着火气道:
“难道本宫还能骗你不成?这世上除了长公主,还有谁能有这般绝艳的面貌?”
“这倒确实。”
男子摸着下巴,目光从下至上的打量了婴浅一番。
虽换上了宫女的衣裳。
没了那些锦衣华服作装点。
然她的模样,却仍是极好的。
肌肤白嫩如软玉。
唇瓣殷红。
一双眼瞳恰似无波深井,眸光流转间,自怀风情万种无限。
看的男子用力吞了口唾沫,赞叹道:
“小脸蛋长的,是真的不错,爷在最好的秦楼楚馆里面,都没见过你这般标志的女子,还真不愧是皇帝养出来的公主殿下。”
“既然你满意的话,就快些带我离开!再拖延一会儿,被那暴君的手下发现了,我们谁都逃不出去!”
德妃鬓发散乱。
眼白充满了血丝。
从殿门口跑过的每一个人,都让她胆战心惊。
她喘着粗气,身体抖的厉害,还哪里有方才端庄温婉的模样?
男子却不理会她。
向婴浅缓缓迈去一步,他邪笑着,道:
“爷的府邸里面,还却一个暖床的婢女,看你正合适。”
“暖床婢女?”
婴浅听得笑了。
“这是你带我离开这里的代价?”
“当然不止了,你好歹也是个公主殿下,若是日后伺候的爷舒服了,给你一个正当的名分,也不是不可能。”
男子还以为婴浅妥协,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想要触上她娇嫩的面颊。
光是见到她美艳惑人的脸。
他就心热发颤。
早就想要一亲芳泽。
婴浅弯了眉眼,偏头躲开男子的手,笑容竟更为开怀。
“你猜,我为什么敢到这里来?”
男子盯着她唇角的弧度,只觉得连魂儿都快要飞上了天,他忍不住再次跟上一步,顺着她的话问:
“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个垃圾堆里都捡不到的傻逼小瘪三,还想带人离开这里,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德行,镜子买不起,尿总有吧?”
撑着最为天真的神情。
讲出最难听的脏话。
男子虽然没明白全部。
但还是意识到了,婴浅这话不太干净。
他陡然沉了脸,骂道:
“你这个…”
“少他妈的废话了!”
婴浅啐了一口。
左手拽住男子衣领,右手捏成拳头,奔着他的鼻梁骨,狠狠砸了下去!
砰!
拳头撞上鼻梁的闷响,和男子惨嚎声交融在了一处。
鼻血瞬间飞溅。
婴浅眯起眼,像是听不到他的杀猪般的叫嚷似的,一拳接着一拳,直到鼻梁断成两截,脸也彻底没了个人样。
此时男子要是跑出去。
说是御膳房圈养的畜生成了精,都有人相信。
德妃早傻了眼。
她想把婴浅当做报酬送给男子,让他带着她离开皇宫。
但她做梦都没想到。
婴浅居然能把男子揍成猪头都不如的模样。
要是再不停手的话。
甚至男子都有可能会被活活打死。
娇滴滴的长公主,竟是个这般凶残的主儿?
德妃一脸慌乱,对婴浅的恐惧感,甚至超过了外面那些敌国将士。
“说。”
婴浅拽着男子的头发,懒洋洋地问:
“你有什么办法出宫?”
“我…”
男子正要开口。
却又被婴浅甩了一个耳光。
“敢不说,杀了你哦。”
“在…”
“要是骗我的话,你应该知道代价。”
男子张着嘴,心里面委屈的很。
他没有想不老实交代。
但婴浅没给他机会开口啊!
男子差点没哭出声来,抹了把眼泪,他颤颤巍巍地道:
“长乐门那边还没有失守,有我的人手在,拿着我的令牌,可以趁乱…”
“很好。”
婴浅点点头。
从男子怀里摸出令牌。
她歪头乖巧一笑,柔声道:
“谢谢你的配合。”
男子一喜。
还以为婴浅要放过他。
立刻陪着笑说:
イチヒFGO同人集
“不客气,为公主殿下分忧…”
还没等他把说完。
婴浅抬起手,击在了男子的后颈。
他立刻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下辈子见。”
婴浅道了别。
正要走人。
才想起这殿里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德妃见到婴浅似想离去,刚松了一口气,就见她忽然顿住脚步,望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瞬间。
一口气卡在了喉头。
吓得德妃差点没直接昏过去。
“你也下辈子见吧。”
婴浅没动她。
现在时间紧迫。
要是再迟上一会儿,连长乐门也失守,她就彻底出不去了。
婴浅在路上随便抓个人,问清楚长乐门的方向,然当她赶过去时,却发现有些不对。
皇宫内外,都是一片嘈杂的混乱。
唯独这长乐门附近。
有些过于安静了。
婴浅等了一会儿,没在周围见到什么动静,反而身后方的追兵,似乎已经赶了上来。
已经别无他法。
留在皇宫只有死路一条。
她唯剩下眼前这条路可以拼。
但婴浅才刚迈出脚步,还没走出多远。
一队人马突然从前方奔来。
领头的将士翻身下马,笑道:
“还以为能抓到大鱼,没想到,只是个宫女?”
婴浅皱起眉。
怪不得。
连方才男子那种货色,都有出宫的办法。
居然是个局。
前有狼后有虎。
婴浅深吸了口气,从一旁捡起长剑,道:
“不想死的,就来试试吧!”
“还真是个硬骨头!”
“宰了她!”
“将她抓住,献给王上!”
一阵哄笑声响起。
没有人看得起一个娇弱的小宫女。
然而一炷香后。
婴浅站在长乐门内。
她单手执剑,浑身浴血。
体力已经耗尽了大半。
她却扬眉一笑,剑锋一抖,血滴溅落在地,婴浅大步上前,傲然道:
“下一个!”
再也没有笑声。
甚至连交谈都不知在何时沉寂。
敌军的将士们沉默了。
他们看着眼前轻而易举击败了他们首领的女子,满眼皆是震惊。
为何女子…
也能如此强大?
婴浅抹掉面颊沾染的鲜血。
正想借机再狂一些,好趁这些人胆怯时,找机会跑路。
然她刚要开口。
就听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
“好嚣张的小姑娘,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