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 愛下-第兩百零四章:千里馳援鑒賞

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三國:劉備帳下,朝九晚五三国:刘备帐下,朝九晚五
正当众人怀着或敬畏、或崇拜的心情准备迎接秦耀大捷而归的时候。
却见到一战败颜良、退文丑,让淳于琼不得不将大军无功而返的秦耀脸上并无一丝兴奋之色。
整个脸色,都显得很是深沉。
还是吕玲绮率先站了出来,迎上去关心道:“怎么了?”
秦耀摇头不语,抬头望向天际,招了招手。
众人这才注意到盘旋在天空的小青。
“是晋阳那边的消息吗?”
秦耀点了点头,小青降下身子的时候,他已经是注意到了捆绑在它脚上的信件。
取下一看,秦耀神色勃然大变!
“所有人听令!”
众人神色一肃。
“白兔,我留你一千人马,驻守天井关,防止淳于琼再度引兵来犯!”
虽然刚刚看淳于琼那架势,是被自己吓破胆了,但自古人心难测,谁也说不准,淳于琼会不会趁着自己这边前脚刚走,后脚再度攻打天井关。
天井关作为并州南门户,一旦关破,那淳于琼的大军将长驱直入,上党境内,无人可挡!
这么重要的任务,秦耀不放心随意托付。
而眭固,在一段时间的接触中,秦耀对他的为人和性格也有了十足的把握,相较于张燕这个便宜大舅子而言,秦耀更相信眭固。
眭固正了正身子:“遵命!”
“记住,天井关之后,就是八十万黑山百姓生活的上党郡,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我都要求你死守住天井关,你做得到吗?”
眭固的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肃穆,凛声道:“誓死守住天井关!”
秦耀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随后看向张燕:“飞燕兄,你此番第一要任,便是前往黑山,将留守在那里的黑山百姓们,悉数解放出来,等到晋阳事毕,再安排他们划入上党各县,进行农耕事宜!”
张燕连忙点了点头:“放心吧!”
一旁的张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他很想说,他才是这个并州的老大,你秦耀咋就替我在这边做主了呢?
我可还没原谅你呢!
可畏惧刚刚秦耀对战颜良文丑的时候展现出来的恐怖武力,张杨对比了一下自身,还是很识趣地闭上了嘴。
秦耀倒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看向他问到:“你想说什么?”
张杨想了想,挤出一个笑容道:“那我呢?”
“你?”秦耀一怔,微微思索过后,作出了决定。
“子韧,把他给我绑了!”
啥?
张杨懵了,当典韦取出一卷大绳给他套上时,才回过神来。
“秦汉明,你为什么要绑我?”
“哼?为什么?要不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地伤害到了宁儿,又致使整个上党陷入战乱,我也不至于大老远地赶过来!”
“现在把你绑了,等到晋阳事毕,再把你交由主公发落!”
眼看绳索加身,在典韦的蛮力之下,张杨弱的就像个小鸡仔一样。
深觉受辱,张杨涨红了脸怒吼道:“秦汉明,你不能这样,我可是并州刺史啊!”
“并州刺史?你看我当过一回事吗?”
“我家主公连王爵都拒绝了,还被你这家伙在背后念叨,你这并州刺史,不也是董卓把持的朝堂封的吗?”
张杨语塞,可又怎么甘愿大庭广众被这样绑着押回晋阳。
“秦耀,你王八蛋,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不放,子韧,给我绑紧点,别给他跑了!”
“诶,好嘞!”典韦抽绳索的力度再度加大了几分。
直嘞得张杨眼睛泛白。
“秦汉明,我丢你姥姥!”
“聒噪!”秦耀说了一句,就见到了徐荣很是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臭袜子,一伸手塞进了张杨大吼大叫的嘴巴里面。
“呜呜呜!”张杨只觉一阵恶臭直冲天灵盖,熏得他五迷三道的。
面对秦耀惊讶的目光,徐荣憨憨一笑,让秦耀不由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过往。
“兴平,你可真熟练呐!”秦耀由衷道。
“嘿嘿,练出来的!”徐荣不好意思道。
“子韧、婠眉!”
处理好了张杨,秦耀继续道。
“在!”典韦、吕玲绮立刻正色回答道。
“随我一道,率一千背嵬军,火速增援晋阳!”
二人瞳孔一缩,连忙回答道:“遵命!”
“剩下的五千黑山军,以及张杨所部……”
秦耀环视一圈,周围皆是张杨的部从,数千的年龄参差不齐,但大多只是十几岁的娃娃兵。
这些人看待秦耀的目光,都带着一丝畏惧。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
然而,这个人来了之后,自家刺史大人就被他强压了一头,到现在,更是被绑成了粽子!
看着自家老大被绑了,他们敢声张吗?
他们不敢!
不仅不敢,还怕这个像天神一样的男人迁怒到他们头上!
并州,自吕布之后,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一个强悍无比的男人。
当前就有识趣的张杨手下站出来抱拳道:“敢问这位大人,我等接下来做什么,还请大人吩咐!”
“呜呜呜!”
被绑着的张杨一阵蠕动。
仿佛在说:“你特娘的,没见你家老大被绑着吗?你向秦耀这狗贼低头算是什么回事!”
你咋就不敢跟他干一架呢?
手下用一个无奈的眼神回了张杨一眼。
老大,拜托,你得看清楚形势啊,就这位表现出来的武力,还有他身边这些个精兵悍将,是咱这些小胳膊嫩腿能挡得住的吗?
你就安安生生做你的粽子吧,我看这位先生对你还是有几分情谊的,你吃些皮肉之苦,也省的兄弟们跟着你受苦受累了!
“老实点!”典韦一脚踹在了张杨屁股上,张杨感受到大股上火辣辣的疼痛,顿时不敢再乱动了。
“咳咳,张刺史身体抱恙,如今之际,只得我暂代张刺史职责!”
张杨瞪大了眼睛,好你个睁眼说瞎话的秦汉明!
老子又不是体育老师,能说病了就病了吗?
“尔等先前往壶关驻守,防止并州东部有所异动,待到我处理完一切事宜,再对你们进行安排,可有异议?”
“没有,没有,听从大人安排!”
手下连忙回答道,又看了一眼张杨,小心翼翼问道:“敢问大人,我家刺史大人不会有啥事吧?”
秦耀看了看张杨,原本愤怒不已的张杨立刻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传闻中的恶女
秦汉明,你看我笑的乖不乖啊?
秦耀失笑,望向张杨手下道:“放心吧,最多是吃些皮肉之苦,性命是无忧的!”
“那我就放心了,那我等先行一步,我家刺史大人就交给大人照顾了!”
“嗯,去吧去吧!”秦耀摆了摆手道。
张杨失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走了?
你们这就走了?
看着自家老大被这么屈辱地绑着,你们连抗争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吗?
什么叫就吃些皮肉之苦?
拜托,我可是并州刺史啊!
整个并州,我可是老大啊!
显然,没有人把张杨这个名义上的刺史当一回事,看着手下们朝他招招手离去,张杨欲哭无泪。
“兴平,我与子韧、婠眉先行一步,你和于毒带着这些黑山军随后北上,然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明白了吗?”
“你这是要!”徐荣瞪大了眼睛。
秦耀冷哼一声:“敢犯我晋阳者,虽远必诛!”
“我记下了!”徐荣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没有再犹豫,秦耀骑上乌骓,身后跟着典韦、吕玲绮,马不停蹄地朝北而去。
“秦耀哥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心急如焚的秦耀,策马奔腾的吕玲绮终于是忍不住问道。
“董卓遣樊稠、李蒙为将,与祁县王氏合谋,待晋阳空虚之时,举兵来犯,如今,晋阳已危在旦夕!”
“什么!”
二人惊呼出声。
秦耀神色冷冽道:“当初送小白北上的那支飞熊军,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玩了一招暗度陈仓,一直躲在祁县没有露头,连新成立的锦衣卫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向!”
“还有就是自长安远道而来的董卓麾下一万精锐步卒,也乔装成流民,被祁县王氏收纳了进去,就等着晋阳空虚之时,直捣心脏!”
“那……昭姬、小白她们不会有事吧?”吕玲绮小脸煞白道。
“主公出征前,着晋阳本土小将郝昭为守城将,如今已固守晋阳多日,然而对方兵锋正盛,哪怕有着公达从旁辅助,也险象环生,若不能尽快增援,晋阳危矣!”
秦耀心中暗道,幸好刘备慧眼识珠,起用了郝昭这等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守城能将!
虽未经历晋阳守城战,但他也清楚,以晋阳留守的三千兵力,仓促应对训练有素的董卓一万精锐步卒和祁县王氏的两万私兵,是何等的困难!
而且郝昭还不愿放弃外城,硬生生地用这三千兵力阻挡三万大军于城外,换做另外的武将,哪怕战力无双,也不一定能守下来!
也幸好,自己早早地将三种弩机的图纸全部交给了马钧,否则光是面对井阑的远程消耗,郝昭的三千守城士卒就撑不住了!
秦耀可清楚,历史上郝昭能用一千人阻挡诸葛亮的数万大军,在面对井阑远程弓箭打击之后,也只能退守内城固守,方是拖延了二十日的时间。
可这次,外城居住的,可都是郝昭的父母乡亲啊,郝昭宁愿战死,也不会放任樊稠的士卒进入外城的!
毕竟,在这个时代,入城后劫掠三天,以犒全军,这哪怕是以仁德著称的刘备都免不了俗的!
男子杀害,女子奸污!
这是自古城破之后,城中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必然要面对的情况!
更别说遇到一些暴虐之主,譬如原史上为父报仇的曹操,更是进行了屠城之举,搞的他到后期,徐州还时不时地发生叛乱,只能依靠身为客将的臧霸进行治理!
按照书信中的时间,再加上小青来回的时日,郝昭已经是固守晋阳六天了!
秦耀不知道,在自己赶到之前,郝昭能不能撑住,但他发誓,一定要尽诛来犯之敌!
想到这里,秦耀忽的身形一顿,连忙将小青招了下来。
在马上,写好了一纸书信,秦耀看着小青再度腾空,方是松了一口气。
有那件东西的话,应该能助郝昭再坚守几日吧!
等我,我一定能赶到的!
胯下乌骓翻飞,秦耀率领一千背嵬军,千里驰援晋阳!